全勤者补贴15000元,三餐免费:郑州富士康为什么留不住返乡者的回家心?

全勤者补贴15000元,三餐免费:郑州富士康为什么留不住返乡者的回家心?

#返乡者#在决定离开之前,刘源(化名)已经在车上住了13天。背着8瓶矿泉水和几包香酥面,穿上大码的休闲鞋,鞋里垫一层卫生巾,在路上走的8个半小时里,她只有一个念头——回老家。

10月30日凌晨5点多,郑州富士康机场厂区(后简称“港区”)员工刘源终于见到了家乡政府的工作人员。一路上的艰辛夹杂着到达的喜悦,刘源忍不住哭了。“终于,我来了”。她看到人群中的一些男孩也在哭。

10月底,关于郑州富士康“感染人数过万”的舆论甚嚣尘上,谣言、疫情、恐慌席卷这座承载着数十万工人的“工业城市”。航空厂区是富士康在郑州的总部,也是受疫情影响的中心区域。作为全球最大的iPhone生产基地,港区的富士康高峰期有30多万员工,现在是订单生产旺季。

10月30日,郑州市政府发布消息称,疫情扩散迅速,但病毒载量较低。“截至目前,富士康厂区没有出现严重感染,疫情总体可控。”同日,郑州富士康发布员工返乡通知,称公司各事业群将统计各县愿意返乡的员工名单,各县统一安排返乡。

在此之前,大量富士康工人已经自行返乡,他们或步行或乘车,经历了漫长而艰难的跋涉。还有一些因为各种原因走不掉的人留在厂里继续坚持生产。

在此期间,他们将获得数倍于平时工资的激励奖金。郑州富士康的生产线并没有停止,但进入10月,那些选择离开或坚守的人的心态已经悄然发生了变化。

疫情爆发后,郑州富士康继续加大对员工考勤奖金的激励。

“生产线上的人越来越少”

半个月内,郑州富士康人力资源专员杨丽(化名)在富士康工人微信收到的消息中发现,“对疫情的恐惧正在慢慢成为一种集体情绪”。10月10日左右,受郑州疫情影响,何等中介收到了“郑州富士康停止招聘新员工进厂”的通知。但当时在这些天天和工厂接触的人眼里,“疫情还没开始,一切都很平静”。

然而,很多工厂员工的社交媒体都在悄悄记录着富士康在疫情下的变化——10月17日,来自山东的农民工闫静(化名)第一次在aaauto faster上发布了一段关于富士康疫情的视频。在镜头前,她展示了一袋厂里分发的中药,轻松地说,“是草莓味的,还挺好吃的”。

10月21日,镜头开始聚焦厂区防疫情况的变化:核酸改为一天两次,饭菜由餐厅改为宿舍,汤药由两包改为五包。颜静也第一次学会了抗原的自测方法。

郑州富士康园区的集装箱。

根据富士康发布的防疫通知,工厂于10月13日启动闭环管理,动员住在港区外的居民入住公司宿舍,点对点通勤。10月19日,工厂取消了饭局,员工全部回宿舍吃饭。10月21日,员工闭环班车开始运行。10月26日在工厂开通在线发热咨询,10月29日发布抗原自测指南——郑州富士康的疫情控制确实在一步步收紧。

10月20日,一位被杨丽介绍到厂里不到一个月的员工联系到他,焦急地问:“现在好像厂里有人感染了。如果我提前离职,会影响工资吗?”那几天,杨丽发现这样的咨询越来越多,有时候一天20多个。

这种“越来越紧张”的气氛,刘源也明显感觉到了。两周前,她的车间里有两条大型生产线,生产线上有1000多名工人。后来工人回家了,车间只剩下300人,两条生产线合二为一。

10月29日,为了弥补那些已经离开工厂的人失去的生产力,在富士康E区工作的沈婷(化名)的工作时间也从8小时增加到了10小时。10月29日是沈婷在富士康的最后一天。疫情防控常态化期间佩戴的医用外科口罩全部更换为N95口罩。8小时后,人感觉很闷。她在工作过程中默默数了数人数,发现超过一半的工人已经离开了50多人的生产线。看着一些空荡荡的车间,她不知所措。

闫静(化名)还在厂里。现在她每天起床第一件事就是自测抗原,打开口罩,只露出鼻孔,做完就赶紧拉起来。“10月28日,我们车间线26个人,31日,只有8个人。”她说。在8人的富士康宿舍里,很多员工睡觉时都戴着口罩,怕传染。现在,“在宿舍睡觉戴口罩”也被写进了工厂的防疫要求。

有的人怕被传染,呆在宿舍不去上班。目前他们也是默许的。“我不希望直线领导(也就是组长)报一个事假。这个时候他还能体谅我们。”刘源回忆了离开前工厂的状态。

但是,一直坚守在生产线上的人,会得到工厂的表扬:在最近富士康员工流传的一份“郑州工厂考勤激励加分计划”中,明确显示,为了奖励所有在紧急情况下正常出勤的员工,从10月26日到11月11日,工厂员工每天的考勤津贴从50元提高到100元。此外,在此期间累计出勤天数达到13天的,可额外获得1500元奖励。

逃离富士康

入职后,刘源一直在工厂附近的小区租房住。得知小区要关闭后,她住进了自己的车里,准备随时离开富士康。要不要冲破重重阻碍,离开工厂回家?这对工厂里的每个人来说都是一个艰难而慎重的选择。

“越来越混的管理不正常,身边越来越多的人被拉去隔离。怎么能不害怕呢?”对于刘源来说,感染的威胁是非常真实的。

网上的谣言越来越多。有些是不真实的,比如“富士康工厂让消极和积极的员工同时在生产线上工作。如果他们不工作,食堂就不会把饭卖给这些不工作的员工”。事实是,食堂的饭菜是免费的;每个工人每天早上进车间前都要进行抗原自检。

10月25日,刘源车间约30人做抗原筛查时,有两人呈阳性。之后,刘源身边的很多人都被送到了隔离点。

但也有人感觉到了工厂应急管理的漏洞。在刘源的朋友宿舍,一共三个人出现发热症状,但是没有药。告诉我的朋友刘源,“生病的人多,医护人员少。”如果出现症状后需要用药,需要向线领导汇报,再向上一级汇报,“耽误了拿药的时间。”后来她朋友从宿舍转到一个小区隔离,一个房间住了八个隔离人员。“和宿舍那么多人隔离,没人管,造成大家的恐慌。”这位朋友对刘源说。

在很多疫情相对较轻的生产区,一些工人被集体情绪吓到,想效仿。“我们宿舍8个人,生产线50多人。直到10月31日,他们都没有被感染。但是,我看到很多宿舍都有亲密接触。他们还没来得及转出,宿舍门上就贴了封条。大家上班都要经过门口,都会害怕。”在富士康从未与病毒有过“正面交锋”的沈亭,表达了大部分富士康人想要离开的心声。

李记得,10月26日左右,他被富士康工人“狂轰滥炸”。工厂感染人数在增加,但富士康员工返乡政策还没出来,大家都不知道正确的离厂方式。去留是最难选择的,但是那些几天就要干三个月的临时工。杨力解释说:“按照富士康的规定,临时工工作三个月后可以拿到工资30%左右的回扣,也就是和正式员工一样标准的奖金,所以大家都很关心能不能拿到这笔钱。”

沈婷决定放弃这笔钱。“现在我每天都做核酸,也是一日三餐。但是如果后来事情变得更糟呢?感染的人越多,离开的人越多,我们就越不自信。至少在家乡是孤立的,是政府管理的,是有保障的。”沈婷说。10月29日,河南禹州市、长葛市城区、沁阳市、许昌市魏都区、西华县向富士康员工发出公开信,表示已做好当地在册员工返乡的准备。在家乡政府的帮助下,越来越多的工人毅然决定“离开富士康”。

离开和留下

10月29日下午1点左右,刘源向村里汇报后,立即给手机充电,踏上了回老家的路。她由另外两个人陪着,其中一个是她的兄弟。地图显示,从富士康港区步行到刘源所在的村子需要8小时29分钟。一路上,刘源看到了一个接一个回家的人群。三个人累了,就停下来躺在地上休息,但又怕感冒,只好呆了一小会儿再继续前进。

体力是一点点消耗的。一开始他们三个休息了两个小时,后来停了一个小时,最后还要走半个小时才能休息。他们也遇到了很多善良的人。有的老大爷在路口接人,就随便给了几瓶水。还有老兵买了很多食物和水,放在路边,免费分发给徒步返乡的老乡。

刘源徒步回家路上的干粮。

下了310国道,沿着贾鲁河的河边走。一路都是土路,不好走。刘元在路边捡了一根竹竿。她一直背痛。最后,她不得不依靠竹竿咬牙前行。天亮了,开始下小雨,后来雨变大了。他们只能拾些柴火取暖。她一路都不敢摘下N95口罩,边走边吸了一口气。

到达隔离点后,刘源发现自己脚上起了水泡。

与刘源相比,沈婷和她的爱人在回家的路上要幸运得多。10月30日晚,他们开着停在生活区的新车,跟着开车出厂的人,绕过防疫铁栅栏,直驶出厂。

沈婷和爱人是流水线上的普通工人。夫妻俩的车在路上停了十几个小时后,于10月31日下午停在了一个防疫检查站。“离我的家乡蓟县只有100多公里,但我真的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到。”沈婷的车和隔壁车道的车都是密封的,说明这辆车是富士康开的。

“我们推出了在厂区制造的24小时核酸。回到老家,我们主动报隔离,不会给老家增加负担。”这句话她重复了好几遍。“我们宿舍八个人,现在只剩三个了,”闫静说,她选择了留守。离开的5人中,3人选择徒步回家,除了食物什么都没带。她不是不想回家。“但是山东太远了。我回不去了。”

据《郑州日报》报道,10月30日,富士康内网连续发了三条通知,对自愿留在公司厂区的员工和想回家的员工做了安保安排。疫情下,富士康增加了杀厂和宿舍的频次,为剩余员工提供免费餐食和额外补贴,还开通了24小时关爱热线和诉求反馈渠道。同时,校内网还公布了郑州7个公交车上下车点,帮助有返乡意愿的员工回家。

颜静回家的念头又开始了。但是到了公交车站,她发现情况远比她想象的复杂。一条街上都是拖着行李箱的人,在她所能看到的范围内,没有足够的汽车。“我也想尽快回家,但是公交车太多挤不进去,家里人也说不收郑州人。”

路边有其他车接送,但要价800元,颜静舍不得。下午等候时,她收到了“大巴车只发往河南省”的信息。面对镜头,她终于委屈地哭了出来。“现在只有河南省有车。我来自山东省。没有车,一行五人走不了。我只想回家。为什么这么难?”

11月1日上午,颜静给自己买了2包连花清瘟颗粒和1包板蓝根颗粒。花了150块钱,让她有点心疼,但她说:“150就是150。这个时候,只有健康才是最重要的。”也有少数人不太在意留厂的风险。一个11月1日还留在厂里的小伙子在直播间透露:“我愿意留下来,就是为了多挣点钱,拿防疫奖励钱。”

“我不知道我是否还会回来。”

“如果疫情过去了,你还会回富士康吗?”在社交平台上,有网友问这些“离开富士康”的年轻人。

沈婷的回复是“还不知道”。

直到开车离开富士康24小时后,沈婷也没有向生产主管提供任何请假信息,工厂也没有出台任何关于员工离厂考勤制度的明文条款。“说实话,我现在也不知道是辞职了还是请假了。”疫情之下,富士康很多原本严格的管理规则都被忽略了。

来自河南各地的年轻富士康工人。

李的住宅区距离富士康工厂仅1公里。疫情发生前,杨力觉得自己每天都在围着富士康转,每天被他派到工厂的员工不下50人。“可以说,在爆发之前,郑州的劳动力市场和富士康差不多。”

中国对外经济贸易协会发布的《2020年中国外贸500强研究报告》显示,2019年郑州富士康以316亿美元的出口总额位居中国第一,是当年中国最大的外贸出口企业,进口额164亿美元,仅次于两桶油。2019年,郑州进出口总额4130亿元,富士康占河南省进出口总额的近82%和65%。

2010年,刚进厂的郑州富士康员工。

过去十年,河南、山东等周边省份的年轻人涌入富士康。在杨丽眼里,这是郑州劳动力市场上“最好”的选择。“月薪4000多元,很多年轻人来找我,想点名进入富士康。”杨莉说。即使中途不想做,也不会被束缚,也不会有报酬。毕竟“富士康不会欠薪”。

11月1日,富士康为了激励留守员工生产,继续在奖励政策上“加码”:上午10点左右,最新的“奖励政策”出炉:在该版本中,11月全月每日考勤津贴由100元提高到400元,全职奖励也加码到3000-5000元,当月最高全职奖励为15000元。

10月31日,决定留下来的赵燕(化名)从宿舍窗户向楼下望去。“排队回家的人,一眼看不到头。”去空荡荡的宿舍过道留下了一堆垃圾。她不知道接下来在富士康的日子该怎么过。车间比以前安静多了。刘源推测,现在还留在富士康的大部分都是工作了很久的正式工,或者是处于返利模式的员工。“返利快到期了。你要是走了,拿不到钱就可惜了。”

刘源记得,他走之前,停车场的老板说要送他们一程,刘源婉拒了。刘元说,启封后,把车开回家。但她不会回富士康。

10月31日晚,杨力从社交媒体上发现,自己招的短工已经全部离开工厂。一个老员工,当了五六年文职,也决定离开工厂。临走前,这个朋友问杨丽要不要和他一起去。在他眼里,杨丽虽然是中介,但也是和工厂联系紧密的环节,生意肯定会受到影响。杨莉拒绝了朋友的邀请。他说,“只要工厂和生产线还在,富士康总有一天会起死回生。”但他不知道要多久才能恢复秩序。

本网站有部分内容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,本网站无法鉴别所上传图片或文字的知识版权,如果侵犯,请及时通知我们,本网站将在第一时间及时删除,不承担任何侵权责任。转转请注明出处:https://dxxw.someishi.com/4525.html

(0)
上一篇 2023年4月29日 下午2:05
下一篇 2023年4月29日 下午2:05

相关推荐

  • 统计局:前三季度文化企业营业收入平稳增长,呈现整体回升态势

    统计局:前三季度文化企业营业收入平稳增长,呈现整体回升态势 #前三季度文化企业营业收入平稳增长#10月30日,2022年前三季度全国规模以上文化及相关工业企业营业收入数据发布,国家统计局社科文献司高级统计师张鹏对数据进行了解读。2022年前三季度,我国文化产业克服了频繁爆发等多重意外因素,呈现整体回升态势,明显好于上半年。 前三季度,全国规模以上文化及相关产…

    2023年5月3日
    680
  • 马斯克即将完成收购,推特股份的交易将于周五暂停

    马斯克即将完成收购,推特股份的交易将于周五暂停 根据纽交所网站,推特(53.35,0.57,1.08%)(TWTR。美国)股票将于当地时间周五停牌,因为特斯拉(224.64,2.23,1.00%) (TSLA.us)首席执行官马斯克(Musk)将于10月28日面临法院要求完成他对这家社交媒体平台的440亿美元收购。 据悉,马斯克周三访问了位于旧金山的推特总部…

    2023年5月5日
    670
  • “三桶油”上半年日赚超10亿,比上年同期上升66.1%

    “三桶油”上半年日赚超10亿,比上年同期上升66.1% 8月29日消息,中国石油、中国石化、中国海洋石油上半年营收与净利均实现增长。2022年上半年,“三桶油”合计实现净利润约1978亿元,平均日赚约10.93亿元。2022上半年,国际原油价格大幅上涨。布伦特原油现货平均价格为107.94美元/桶,比上年同期上升66.1%。

    2023年5月7日
    560
  • 湖南益阳一男孩不慎落水被卷入漩涡,已失联1天1夜

    5月3日,湖南益阳桃江乱石滩附近,一12岁男孩与朋友游玩不慎落水,落水后游了一百多米自救,一大人去救他时,仅差十几米时,被卷入漩涡,现已失联1天1夜。事发后,当地出动救援队搜寻未果。4日,当地应急局表示位置已找到,目前还没消息。

    2023年5月5日
    1210
  • 校方回应13岁学生是公司老板:确定学生没有企业法人代表身份

    校方回应13岁学生是公司老板:确定学生没有企业法人代表身份 5月11日,“老师意外发现13岁学生是公司老板”位居微博热搜第一。视频中,该学生自称开了一家网络科技公司,员工有五六人。校方告诉记者,视频显示正在调查中,但确定该学生没有企业法人代表。有律师表示,公司法定代表人应该是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自然人,即18周岁以上的成年人。

    2023年5月12日
    760